核工业烟台同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

国际矿业进入绿色发展时代
2017-11-02        849


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矿业盛会之一,中国国际矿业大会每年都会吸引众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矿业高官们。他们在这里交流咨询信息,研判矿业形势,寻觅发展机遇,向投资者们抛出了橄榄枝。

受多重因素影响,国际矿业发展出现了诸多新趋向,各国矿业政策也随之进入调整改革阶段,以期创造更有利于吸引投资者入驻的良好环境。在今年的相关论坛上,绿色矿业、可持续发展等理念被频频提及,减免税款、降低成本也成了热门话题,汉语、英语、阿拉伯语、法语等交织在一起,勾勒出合作推动矿业繁荣复兴的美好前景。

这里有商机

丰富的资源和优越的政策向来是吸引矿业投资的金字招牌。各国矿业高官们在演讲中不遗余力地宣传本国竞争优势,充分表达了扩大合作和深化交流的意愿。

地处非洲东北部的苏丹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,除金、铁、铬、铜、锌、镍等金属矿产,还包括大理石、水泥用灰岩、建筑用砂等非金属矿产,石油、天然气等能源矿产储量也较大。当地成矿条件较好,蕴含着巨大的找矿潜力,现已发现多个大中型金矿床。据苏丹矿业部长哈西姆·阿里·穆罕默德·沙里姆介绍,苏丹政府十分重视矿产资源开发,制定了一系列相关政策和技术标准,同时加大人才培养力度,以满足企业发展需求。

位于拉丁美洲的阿根廷则将此次的宣传重点放在了政策上。在论坛上,阿根廷能源和矿业部矿业副国务秘书马里奥·卡佩罗列举了矿业方面的激励措施:用于矿业开发的投资可选择采用加快折旧政策,减少企业所纳所得税额,缓解企业资金压力;外国公司和本国公司在法律面前平等,外商投资享受本国国民待遇;实行勘探退税、勘探成本双重削减政策。值得一提的是,对于重要矿产,如金、银、铜、锂、铁、锌、铀以及其它工业矿产,矿产的所有权属于发现者,发现者可与第三方谈判交易。该所有权具有永久性,即直至矿产被开发殆尽。不过,为保证所有权有效,发现者需每年支付一定费用,并严格遵守向阿根廷相应国家部门提交的投资计划。

作为一个联邦制国家,阿根廷的矿业管理职能分为国家级和省级两部分。前者包括:制定采矿政策及国家层面的民事、贸易、税收、环境及劳动相关法规;为矿业项目提供税收及财政稳定保证。后者包括:向矿业公司授予矿权(勘探及开发);提供(建设、环境等)许可,并监督企业是否合规经营。

马里奥最后补充说,阿根廷有着统一、 自由、开放的汇率市场,出口税为0;投资者在进行矿业开发前需递交可行性报告,获得批准后,即享受连续30年稳定的税收和财政政策。

同样来自拉丁美洲的秘鲁是一个矿业比较发达的国家。统计数据显示,矿业贡献了秘鲁GDP的21%,占出口总额的64%、国外直接投资的22%。有研究报告指出,秘鲁是拉丁美洲最具吸引力的矿业投资目的地,嘉能可、必和必拓、力拓等全球500强企业在这里均有重要投资:矿业开发区只占秘鲁国土面积的14%,还有广阔空间等待有识之士去探索。为确保商业投资取得成效,秘鲁政府在技术、管理等方面颁布了一系列综合性措施,例如简化行政程序、营造适于投资的社会环境、推行多元化的项目实施方式、规范审查行为等。

绿色开发成为共识

时代在不断向前发展,矿业发展模式也从以往的单一追求经济效益,变成了经济与环境“两手抓”。在这一点上,无论是发达国家,还是发展中国家,都有着相同的观点。

加拿大是不折不扣的矿业大国,在勘探和采矿方面的股权融资占全球总量的34%,位居全球第一。“为确保经济实现绿色健康增长,我们着眼于创新清洁技术,实行严格的环境监控,制定了坚实的法律政策和健全的环境评估监督制度,同时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。”加拿大自然资源部助理副部长玛丽安·坎贝尔·贾维斯热情地介绍了加拿大是如何致力于可持续资源开发的。

据统计,过去4年间,加拿大在自然资源清洁技术方面的投资超过10亿元,在环保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约200亿元;计划2020年前,对清洁能源和洁净技术研究开发的投资实现翻番。目前,加拿大正在全球寻找双边或多边合作伙伴,旨在加速推广绿色采矿技术,减少矿产资源开采造成的环境破坏,提高矿石分离和深部开采工作效率。

苏丹的矿业发展虽不如加拿大,但同样十分重视环境问题。苏丹政府要求,在苏丹生产经营的公司和机构必须遵守当地法律法规,保护生态环境;矿产收入应有部分用于可持续发展和社区发展中,造福矿区周边的居民。近年来,苏丹出台了多项环保措施,甚至还出现了一家专门从事矿产资源环境保护工作的公司,其走矿业可持续发展之路的决心不可小觑。

在另一个发展中国家尼日利亚,该国各州成立了矿产资源及环境管理委员会,并不对矿权及矿权持有者进行直接管理,而是通过关注与采矿相关的当地社会公共利益,向各个职能部门提出建议,形成独立于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第三方意见。同时,尼日利亚规定,勘查开发矿产资源必须符合环保政策,禁止一切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;通过财政部补贴,鼓励引导公司投资有资源潜力的项目。

未来发展可期

面临投资者们越来越谨慎的态度,各个矿业国家都拿出了本国的矿业发展计划。从中,我们可以初步推测出各国未来的矿业发展热点将出现在哪里。

苏丹矿业部长哈西姆·阿里·穆罕默德·沙里姆表示,目前,来自中国、俄罗斯、土耳其和加拿大的矿业公司纷纷进入苏丹市场,苏丹矿业部欢迎世界各大公司前来投资。他认为,“在石油、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,苏丹和中国有着共同利益”,可以实现共同发展。

阿根廷可出让的具有勘探潜力的地区占国土面积的65%,勘探所需投资金额为3亿美元/年~4亿美元/年,巴塔哥尼亚高原、潘帕斯山脉的地质条件都十分有利于矿业开采。近年来,阿根廷批准了多个铜、黄金、银项目,部分已进入运营阶段,还有一些正处于深入勘探或可行性研究阶段。在矿业人才储备方面,他们已做好了充足准备——12万名大学毕业生、40万名正校生,以及工程师、地理学家、经济学家、工人技师等高素质人才在各种项目中发挥重要作用。

加拿大制定了极具竞争力的税收政策,如矿产勘探税收抵免等,还签订了中加外国投资促进保障协议。当地政府强调,矿业公司要建立与原著民的良好关系,实现原著民利益和社区利益最大化。“为改善加拿大北部在投资方面存在的劣势,充分开发利用当地资源潜力,我们提供了很多免费的公益性地质资料,以减低企业投资成本。预计到2020年,我们就能建立起覆盖加拿大北部所有地区的地质资料数据库。”贾维斯透露。此外,为发掘深埋在地下的矿产资源,加拿大还设立了有针对性的地球科学计划,以帮助投资者找到富矿地区。

秘鲁能矿部副部长里卡多·拉博向参会者展示了秘鲁矿业领域2021年的目标:一是推动新投资,计划增长至占全球勘探预算的8%;二是与当地社区合作,提高开发项目的可行性,计划矿业项目规模扩大到500亿美元,其中铜产量增加30%,继续保持全球第二大铜生产国的地位;三是出台政策加强矿山管理。过去10年间,中国的企业在秘鲁投资了6个矿业项目,投资总额达到114亿美元,中秘双方在不同层面上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。里卡多乐观地表示,预计中国的企业在未来的6~7年间,也会在秘鲁矿业中有很大的参与度。